主页 > 行业新闻 >国民党照顾农民的美意不容扭曲

国民党照顾农民的美意不容扭曲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2日 作者:

日前陈水扁总统在高雄县大树乡参加凤荔文化观光季,大力促销近来产地价格持续低迷的玉荷包荔枝时,在当场忿忿地表示去年台湾中南部香蕉大出时,国内某个政党宣称已经与中国大陆方面谈妥,要帮忙农民推销2,000公吨香蕉,结果却只外销了180公吨,连百分之六都不到,证明这是该政党与中共方面编织的骗局。甚至表示,2004年其连任总统后,部分在野党配合中国大陆统战,不断炒作台湾水果销中国的议题,企图破坏与分化台湾农民与政府的关係。并多次表示台湾水果在中国市场绝对非常有限,如果要出口,日本、美国与欧洲才是大家值得打拚的市场。面对这样的说法,身为负责执行紧急採购机制的相关人员,我们感到非常遗憾,但秉持照顾产地农民的初衷,我们仍愿意持续关心台湾农产品价格波动的情形,并适时对产地农民提供帮助。

近年来,由于农政单位未善尽产销调节的工作,加上国内农产品外销未尽理想,使得国内农产品产销失衡情形严重,包括香蕉、柳丁、枣、凤梨、高丽菜、毛猪、虱目鱼.等农产品价格一落千丈,农民苦不堪言。有鉴于此,身为在野的国民党在有限的资源下,苦思对策,急待有好的解决办法能为在产地终年辛勤耕作的农民找出一条出路,确保其生计,是以积极寻求能开拓中国大陆这个极具潜力的消费市场。

2005年中国大陆人口已超过13亿人,居全球之冠,预估GDP将达到2.3兆美元,排名世界第四位。虽然平均家户所得偏低,但已有超过1亿以上的人口其每人年所得超过5,000美元。因此,中国大陆不但具备广大消费市场的条件,同时由于地理位置相近,与台湾的运输距离短,运输成本相对较低,加以两岸人民语文相同,消费习惯相近,成为台湾农产品输销大陆的有利条件。虽然台湾生产的农产品大陆多能生产,但由于生产技术及气候风土之差异,台湾的农产品品质佳且具有特殊风味,成为台湾农产品输销大陆的重大利基。

2005年4月,国民党主席连战先生率团赴大陆展开和平之旅,开启了两岸交流的历史新页,在农业部分大陆方面即善意地、单方面地宣布将开放台湾十八项水果准入,并就其中的十五项水果给予零关税的待遇,直接嘉惠了台湾的农民。

2006年4月,国共两党于北京举办「两岸经贸论坛」,会中达成多项共同建议,其中农业部分为:「促进两岸农业交流与合作。两岸农业具有很强的互补性,两岸应结合双方的农业优势,强化研发、技术管理及行销的能力,互惠双赢。大陆方面将进一步扩大开放台湾部分农产品的准入品种,对其中部分农产品实行关税优惠政策。双方共同努力促成两岸民间团体就有关台湾农产品输入大陆所涉及的原产地认证、检验检疫等技术问题进行协商,并採取措施防止假冒台湾农产品。大陆方面积极提供方便条件,欢迎台湾农民、农业企业到大陆投资、兴业。推动两岸农业组织本着互利互惠的原则,加强经验交流,相互合作,振兴农村经济。呼吁台湾方面同意农产品採直航方式经高雄等港口销往大陆,以争取时效,减少损耗。」根据这项建议,进一步的确认了两岸农业合作的大方向。

接着大陆国台办方面又代为宣布了多项政策措施,就农业部分主要有:
为扩大台湾农产品在大陆销售,对台湾水果检验检疫准入品种由18种扩大到22种,新增柳橙、柠檬、火龙果和哈密瓜4种水果准入。
为帮助解决台湾产蔬菜丰产季节出现的销售困难,开放甘蓝、花椰菜、丝瓜、青江菜、小白菜、苦瓜、洋葱、胡萝蔔、莴苣、芋头、山葵等11种台湾主要蔬菜品种检验检疫准入,并实行零关税。
为扩大台湾捕捞和养殖的水产品在大陆销售,对台湾部分鲜、冷、冻水产品实行零关税优惠措施和检验检疫便利。对台湾籍渔船打捞的部分远洋、近海水产品和在台湾地区养殖的部分水产品进口,实行零关税措施;具体品种为鲳鱼、鲭鱼、带鱼、比目鱼、鲱鱼、鲈鱼、虾和贻贝等8种。对来自台湾渔船自捕水产品输往福建,参照大陆自捕渔船做法,凭公海自捕渔许可证、贸易合同、发票等资料向检验检疫部门报检,不再要求提供台湾主管部门出具的卫生证书。
为进一步加强两岸农业合作,在现有五个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的基础上,农业部、商务部、国务院台办决定,新批准在广东省佛山市和湛江市、广西玉林市设立两个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农业部、国务院台办批准在福建省漳浦县、山东省栖霞市设立两个台湾农民创业园。
为帮助台湾农民解决水果、蔬菜丰产时出现的销售困难,供销总社等将根据台湾农民和农民组织反映的情况与要求,适时组织由有实力的农产品供销企业和行业组织组成的台湾农产品採购团,赴台採购。
为方便原产于台湾的水果进入大陆,降低台湾果农和台商的经营成本,福建省厦门市建立台湾水果销售集散中心,对入驻集散中心的进口台湾水果经销商,给予免交保鲜冷库储存使用费以及经销场地免一年租金的优惠。
为降低台湾农产品在大陆销售的运输成本,交通部决定,开放台湾农产品运输绿色通道;台湾农产品在大陆运输,享受部分地区过路、过桥费减免的优惠政策。
其中双方达成建立「紧急採购台湾过剩水果机制」即为其中一项重要的措施。

紧急採购机制最主要的目的即在于稳定台湾农产品市场价格,确保台湾产地农民的收益。其作法为当产地蔬果价格低于农民生产成本时,基于回应产地农民的心声与照顾农民之立场,国民党方面将紧急透过国共沟通平台与大陆相关单位协商,在最快的时间内协商适当之採购价格及数量,以维护农民生计,一旦产地价格回升至生产成本以上者,即达成该机制之目的,故可暂缓执行,如此可避免破坏两岸间常态性的农产贸易行为,冲击原先从事农产品贸易之农企业,回归自由市场运作。

其次,按本机制所出口至大陆之水果,採购程序与品质均比照外销模式,採取最高的标準,以确保货物的品质,在解决短期过剩的同时,也能为台湾农产品建立长期良好的品牌与形象,开拓大陆市场商机,未来即便无紧急採购机制,也可经由一般性贸易方式将台湾优质农产品出口至大陆,提升农民所得。

紧急採购机制之流程与启动时机

本机制之建立係基于连荣誉主席赴大陆展开历史性的和平之旅后,中国大陆所给予的善意,也是在目前两岸陷于政治僵局之际,盼能透过民间交流,由国共两党共同协助台湾农民解决农产品滞销问题。

紧急採购机制启动前,国民党智库将针对当年产量或生产面积高于上年之水果予以注意,并参考当年气候,如降雨、霜害、颱风出现情形,预先研判可能生过剩之水果,并于丰产季节来临时,密集注意是否发生价格暴跌,透过产地资讯之搜只与农民陈情,在价格即将跌至生产成本以下时,将讯息呈至两岸党对党沟通平台,平台审度当时情势后,透过两党机制协商是否启动,一旦决定启动,再进一步协商採购数量、价格、品质、时间以及产地收购价格。这些都决定后,台湾方面再协调供货单位,目前为止以农会系统和青果合作社为主,负责在产地直接向农民採购,确保水果品质符合协商约定,并垫货款予农民。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的水果都可列入紧急採购机制的项目,符合容易运输、可耐冷藏、适合外销之水果可能性较高,而数量大或种植农民较多项目较可能优先考量,目前已经启动之香蕉、柳橙皆不出此原则。至于採购价格之决定,主要以照顾农民收入为原则,其中产地的收购价格攸关农民所得,以当时供外销之产地收购价格为参考,农民在供货后两个星期内可收到货款,免去被倒帐的风险。大陆支付之採购价格之决定,以产地收购价格加计运销相关费用为原则,货到时大陆应支付一半货款,并于全数出货完毕时、相关单据备齐后两星期内付清。

由以上说明可知。货款收付由大陆採购单位逕滙入供货单位,完全未经两岸党对党平台,也未经国民党相关单位。我们所考量的重点在于确保农民收入能高于生产成本,同时为具外销能力与品质之水果,打开大陆市场的大门。

截至目前为止,三次启动紧急採购台湾过剩水果机制之背景与执行概况如下:

第一次启动机制採购200吨香蕉
2006年台湾香蕉总产量预估高达19万6,585公吨,比2005年产量大幅增加32%,五月中香蕉盛产后,使得市场上香蕉的价格大幅滑落,蕉农血本无归。
经国民党「两岸农产贸易及合作小组」透过与大陆国台办共同建立之「採购台湾过剩蔬果机制」,于6月6日紧急与大陆中央台办协调,启动採购机制,大陆方面同意紧急採购台湾香蕉200公吨,到港价格每箱新台币300元,产地收购价则统一为每公斤11.1元,比青果社外销日本契约价格10元高出10%。农联社与青果社皆保证所有的採购程序将比照外销日本的模式,採取最高的标準,以确保货物的品质。

实际採购时间从6月14日至7月2日止,共採购约200吨,本机制启动后,香蕉产地价格约从每公斤5至6元,上涨2至3元,有效舒解香蕉生产过剩的压力,提高产地价格,普遍获得蕉农好评,并希望大陆能继续採购台湾水果。

第二次启动机制採购300吨香蕉
大陆中央台办陈云林主任于「两岸农业论坛」后承诺连主席启动紧急採购机制,採购台湾中南部过剩香焦。两党协商后决定,採购总量以2,000千公吨为目标,首批300吨,高屏蕉每箱300元,向农民採购价为10元,台中蕉每箱330元,向农民採购价为12元。

国民党政策会即于去年10月22日上午由曾执行长永权公开记者会宣布上述紧急採购事项,政府随即于23日宣布相关因应对策,以每公斤10元收购符合市场消费需求之香蕉,并透过「农安专案」来销售,至于品质不良香蕉则以每公斤3元收购后废弃。

本次採购从10月24日开始至12月13日止,共出货180吨,但根据产地价格,台中蕉价格已回升至14元,高屏蕉也回到11至12元,高于生产成本,达成採购机制预期之照顾蕉农目的,同时为避免冲击市场机制,因而停止继续採购,陈总统对外的说法显然有欠公允。

第三次启动机制採购1,200吨柳丁
2006年柳橙总产量22万3,971公吨,比上年增产16%。一月初台湾中部地区产地价格平均约为每公斤新台币9元,已低于农民生产成本。当时仍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柳橙尚未採收,然柑橘採收时节已到,由于产品替代效果相当大,未来柳橙的价格恐将持续崩跌,故此时为启动本机制之时机。

此次採购为1,200公吨,于1月13日开始集货,至2月15日止,并出货1,200公吨。供货单位为青果社与云林物流,大陆採购之CIF价格为每箱新台币280元,支付台湾农民货款每公斤新台币15元,输出大陆柳橙规格为甜度10以上, 21A至23A,到港每箱净重12公斤,纸箱包装与强度比照外销规格。

本机制启动前符合外销规格柳丁之产地价约为每公斤13元,国民党智库方面与大陆方面协议向农民收购价格为15元,比时价高出2元。柳丁外销大陆后,带动柳丁价格全面上涨。柳丁产地价格原来为每公斤7.5至8.3元,机制启动后明显拉升,至1月23日,嘉义地区已涨至每公斤11.7元,云林地区涨至每公斤10元,故已达到化解柳丁价格崩盘的危机、保障农民收入之宗旨,农民对此非常感念,也对国民党为柳丁找出路的义举表示由衷的感激。

结言
大陆紧急採购台湾过剩水果机制之启动,主要有两大宗旨,短期而言是可化解水果价格崩盘的危机、保障农民收入,但长期来看,有其积极意义,即是藉由外销大陆来建立台湾水果在大陆的品牌,开拓台湾水果在大陆市场之销路,尤其这几次机制之启动,台湾水果登陆地点为上海、北京等大都市,其消费力高,市场潜力无穷,世界各国莫不争相先进入,但惟有高品质之水果,方有机会胜出。故经由本机制出口到大陆之水果,必须要比照外销至其他国家品质,如香蕉即必须与外销日本之规格相同。只要台湾水果品牌能够建立,便可为农产品外销大陆创造有利条件,未来便可透过正常贸易管道销售到大陆,以大陆市场之大,当可适度解决台湾水果滞销问题。民进党政府常批评中国大陆国民所得低,消费不起台湾的高价水果,若要销也要销往日本,利润会更高,这是以偏概全的说法。

事实上,只要走访过大陆的人便知,大陆重要一级城市购买力己不下于台湾,许多东南亚国家的水果已充斥于市面,加上部分台商在大陆种植台湾水果已进入量产,未来若再不努力销入中国大陆,市场将会被抢走,政府何苦要农民放弃此一潜在商机?就目前而言,日本固然是台湾最大的水果进口国,但开拓大陆市场与开拓日本市场并不冲突,可同时推动,况且外销日本之水果要求极高,符合外销比例占所有产量极低,受惠农民亦较低,虽然收购价格与利润较高,但数量相对较少,加上日本常因药检问题阻挡国外水果进口,也造成农民的风险与不确定性。93年至95年期间,台湾出口到日本的水果成长了32%,但出口到中国大陆却成长近七倍,但出口到全球却减少三成左右,日本市场当然重要,但大陆市场同样不能放弃,连同其他国家,都是政府应该要为农民努力的目标。再以柳丁的採购为例,紧急採购机制启动,共收购1,200吨柳丁外销到大陆,占今年前四月柳丁外销全球总额的87%,为柳丁的外销开创一个重要的市场。

台湾水果过剩问题几乎年年都会发生,政府无力解决,只能以疏果或低价收购作为堆肥,农民血本无归,苦不堪言,但产销失衡的问题仍旧一而再的发生。坦然言,这是政府的农业政策与执行能力出了严重问题,执政党应该负起完全的责任,特别是农委会每年掌握近千亿预算却无法解决农民困境。国民党只是在野党,并无庞大的政府资源,有心造褔农民,却常遭政府打压。大陆固然希望透过本机制释出善意,总好过对台湾人民的恶意打压。退一步来说,台湾已经是一个民主社会,大陆作为自当有公评,但就此就认为农民会因此被统战成功,未免小看台湾人的智慧。若国民党因受到批评与打压而中止机制之启动,受害的还是台湾农民。

不可讳言,在启动机制过程中,负责执行紧急採购机制的相关人员不但长时间关注国内农产品市场价格波动情形,亦前往产地做实地访查,并多次与供货单位与採购单位进行多方磋商,为寻求最佳的方式来达到直接嘉惠农方式而尽心尽力,仅收取运销费用而协助产地採购的供货单位亦承受极大的政治压力。但他们的努力不但稳定了国内农产品的价格,也让辛勤耕作的农民,他们生产的农产品能够供给更多消费者食用,这样的满足感是难以言喻地。这些也都从农民脸上的笑容中获得回报。

至于执政党的冷嘲热讽,我们习以为常,但我们不禁要问,面对国内农产品产销失衡的情形屡见不鲜,政府部门又做了哪些努力,这些努力足够保障农民的权益吗?我们乐见政府提出强而有效的措施,杜绝「果贱伤农」的恶象,这也是政府职责所在,毕境紧急採购机制仅是事后减少伤害的补救措施,解决问题的根源,还是得回归到政府的农业政策与施政,民进党政府应要脱离选举的思维与考量,而非一昧批评与打压。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博sunbet|申博管理网登陆网址|务川简讯网|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