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收藏考古 >「偷步宣传」漏洞难堵塞?只能靠参选人自律?

「偷步宣传」漏洞难堵塞?只能靠参选人自律?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9日 作者:
「偷步宣传」漏洞难堵塞?只能靠参选人自律?立会九龙西补选尚余三个月,盛传为建制出战的前食衞局政助陈凯欣的一幅「健康大使」巨型广告成为近日焦点。在目前法例下,只要未正式宣布参选,便不会被视为候选人,相关宣传不会计入选举开支。对此,外界一直质疑,不论是建制或泛民主派,如有潜在参选人宣布参选前花费巨额宣传,是否令选举开支上限失去意义?被封「健康大使」陈凯欣巨型广告引关注

盛传为建制出战立会九龙西补选的前食衞局政助陈凯欣,最近不断亮相公众活动,印有其样貌的直幡,更遍布九龙西各地方。

近日,有网民在红磡海底隧道口的一座单栋大厦外墙上,发现一幅印有陈凯欣的巨型广告,她在广告中的身份为九龙社团联会的「健康大使」,这一个「不是选举广告的选举广告」随即成为城中热话。

据《香港01》引述陈凯欣回应表示,不了解外墙广告的详情及花费,强调自己是以「健康大使」身份出现在广告牌上。她又指,目前对参选与否未有任何决定,而九龙社团联会只是宣传健康活动,与其他事情无关。

民主派人士预计陈凯欣「宣传费」已逾50万

《苹果日报》「隔墙有耳」李八方专栏引述一些广告界人士表明,红磡这个广告位每月最少要30至50万。另外,数以百计横额及直幡,每张料花费2至3百元;加上有每6个月以万元计的小巴车身广告。

专栏又引述有民主派人士预计,九龙社团联会最少于陈凯欣身上花费了50万以上,甚至近百万;而最近更有电视台安排她上节目,宣传其社企「好声」,「如果这笔宣传费不计入选举开支,以后民主派还能与建制派公平选举?」

泛民亦已展开宣传李卓人:应有更透明的选举开支制度

事实上,当选举将至,不论是建制派和泛民主派,各「潜在参选人」在正式宣布参选前,大多均会落区宣传,争取曝光。而针对今次立会九龙西补选,泛民阵营的刘小丽及工党李卓人亦早已在九龙西落区展开宣传。

据《星岛日报》「大棋盘」专栏指,李卓人表明「不介意」将现时的宣传亦计入选举经费中,并指出最重要是有公平机制。他批评,港府在选举方面有不少地方均偏帮建制派,重申港府应建立更透明、划一的选举开支制度,「不理係唔係参选,都应该有个机制可以睇返转头,参选人之前开支若与选举有关,都应该申报」。

堵塞漏洞存在困难只能靠参选人自律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亦向《香港01》表示,这些「提早」宣传的举动愈来愈肆无忌惮和明目张胆,「这些大型宣传,显然为增加该政治人物的知名度,客观效果与选举宣传无异」。

蔡子强提及,在选举前夕提早宣传,陈凯欣并非第一人,「大家都知道只剩三个月,现在虽然不计选举经费,但同选举实在太接近,是一个选举漏洞」。他认为,堵塞漏洞存在困难,因为很多时候都是靠这些潜在参选人自律。

「智经研究中心」一篇文章曾提及,2016年的立法会新界东地方选区补选提名期为由1月5日至18日,当时两名候选人杨岳桥和周浩鼎,在2015年12月20日和2016年1月3日已先后公开宣布参选,并分别于2015年年12月31日及2016年年1月4日,在选举事务处的选举广告中央平台,首次上载其选举广告的有关资料。

文章指出,虽然当时选择提名期尚未展开,但二人在宣布参选后,已视自己为选举「候选人」,自律地受相关规限约束。

选举经费上限屡提高被指助长「金钱政治」

在每一届的立法会选举中,政府会根据人口增加及通胀等因素,制订出各区的选举开支上限。然而,相关开支上限分别在2008年及2016年被提高,社会一直有声音批评是「助长金钱政治」,对独立候选人和基层背景的政党相当不利。

据政府2015年11月解释,选举开支限额的调整是考虑到相同期间的预计累积通胀率、上届立法会换届选举中需竞逐候选人申报的选举开支,以及其他相关因素而订定。

地方选区           选举开支限额----           ------(一)香港岛            2,428,000元(二)九龙东            1,821,000元(三)九龙西            1,821,000元(四)新界东            3,035,000元(五)新界西            3,035,000元

(目前立法会地方选区开支上限)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博sunbet|申博管理网登陆网址|务川简讯网|网站地图